卷入向宝能违规放贷风波上海银行连发公告 收到新年首张罚单

原标题:卷入向宝能违规放贷风波上海银行连发公告 收到新年首张罚单

对于上海衡源企业的举报,上海银行在1月12日发布公告称:向宝能授信不违规,上海衡源自主转让上海烂尾楼项目

《投资时报》研究员 金丽

麻烦接踵而至,上海银行(601229.SH)临近春节过得不太轻松。

1月6日,在6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上海银行终于完成半年前提出的稳定股价股东增持计划,但还没有松口气,1月8日又迎来2020年的第一单监管罚单。

而此后上海银行又因卷入违规放贷风波而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事情源于1月10日晚间,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老板、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衡源)法人徐国良通过企业公众号“上海衡源企业”发表公开信,举报上海银行及其副行长黄涛向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能集团)违规发放了265亿元贷款,以获取上海衡源名下位于上海的两个核心商业项目。

徐国良甚至在公开信中提请国家金融主管、监督机构、司法机关,立即进驻上海银行,彻查上海银行向深圳宝能集团违法放贷265亿元贷款的事实。

上述公开信瞬间在金融圈、地产圈掀起滔天巨浪,上海银行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尽管该公开信在发布后的不久即被删除,但舆论并未休止,以至于上海银行在1月11日、12日周末两天接连发表回应。

周末连发公告

“我与上海银行,相识相交二十余载,互帮互助,总体合作愉快。在2018年12月20日宝能集团对我企业违约之前,衡源企业在上海银行的信誉一直良好。二十余年来,上海银行给予衡源企业以强有力的支持,衡源企业也积极回报上海银行,为上海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及上市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徐国良在公开信中称。

而根据上海银行的公告,该行与宝能集团之间建立信贷关系还不到八年时间。

徐国良和上海银行二十余年的关系说翻脸就翻脸,事情的根源则是两个商业项目,即百联中环和徐汇滨江项目。

据悉,百联中环曾是上海滩知名烂尾楼项目,在经历过多次转手之后,曾经的所有人百联集团将此处唯一盈利的百联中环购物广场剥离之后,将剩余地块(烂尾楼)与徐汇滨江项目打包出售。

2014年,百联集团将前述项目以72.6亿元在上海产权交易所挂牌。2015年5月,上海衡源以89.1亿元的价格接盘。为顺利接下,上海衡源找到上海银行作为资金方支持,后者利用理财资金通过非标通道,合计输血107亿元,利率介于6.2%—6.6%之间。

但是上海衡源在接下项目后,开发进度不尽如人意,2018年,上海衡源陷入资金链紧张状态,这也加大了上海银行不良资产的产生风险。根据双方的表述可以推断,宝能的介入也是上海银行为化解不良资产的举措,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三方产生了冲突。

上海银行1月11日发布的第一份声明表示:“1月10日傍晚,我行关注到徐某某通过自媒体以公开信的形式散布涉及我行及高管的失实言论,就此我行严正声明如下: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我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我行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对恶意传播上述严重失实信息的网络载体,我行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上海衡源的实际控制人,徐国良的股权已经全部被冻结。旗下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也濒临解散边缘。

尽管徐国良及其所属企业陷入资金危局是既成事实,不过上海银行1月11日的声明对舆论局势的扭转作用并不大,舆论的关注点聚焦在其对宝能放贷过程是否合规合法上。

为此,1月12日上海银行再次发布澄清公告称,“本公司向宝能集团授信属于正常商业行为,宝能集团有真实合理资金需求,并提供有效担保。本公司给予宝能集团的所有授信业务均按本公司审批授权规定全流程审批,相关授信不属于副行长审批权限,且不存在违法违规放贷行为。”同时称上海衡源是自主转让上海烂尾楼项目。

针对宝能贷款利率问题,上海银行表示,“对宝能集团发放的相关授信均有明确用途,并全程封闭操作,不存在贷款资金被额外套取的情况。本公司自2012年与宝能集团建立信贷关系,除承接衡源企业项目公司相关贷款外,对宝能集团发放的其他贷款余额为135.4亿元,平均利率为5.99%,与本公司同期发放的房地产贷款利率水平相当;依据审慎评估原则,抵质押率不超过70%。”

上海银行还称,“截至目前,对宝能集团的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和集团授信集中度未超过本公司2018年末资本净额10%和15%,符合监管规定。宝能集团在本公司的所有授信及并购贷款均为正常类贷款,按合同约定还本付息,未产生风险事件。”

然而,事态发展到现在,在上海银行发了两个公告后,此事将仍难划上句号。毕竟涉事的几方市场关注度都比较高,宝能集团更是在“宝万之争”中声名远扬。

新年首张罚单

上海银行除了与徐国良的纠纷外,自身还面临监管处罚的问题。

1月8日,银保监会公告显示,上海银行因个人贷款用途管控不严,被江苏银保监局罚款30万元,这也是该行在2020年收到的第一张罚单。

根据上海银行所收到的监管处罚粗略统计,该行2019年被罚金额远超2018年,去年有16张罚单,罚款金额逾1040万元,而2018年,其所收到的罚单数为10张,罚款金额不到500万元。

去年最大金额罚单发生在2019年8月21日,上海银行市北分行被上海银保监局罚款250万元,被罚案由是该行存在授信管理严重不审慎,贷前调查、贷后管理严重不审慎,违规发放某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等五宗违法违规行为。

此外,上海银行还遭遇股价维稳压力。

根据上海银行此前稳定股价预案,“上海银行A股股票上市后3年内,如本公司A股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本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本公司最近一期审计基准日后,因派息、送股、资本公积转增股本、股份拆细、增发、配股或缩股等事项导致本公司净资产或股份总数发生变化的,则每股净资产相应进行调整,下同),非因不可抗力,则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且本公司股份分布符合上市条件的前提下,本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董事(不含独立董事,下同)和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主体将启动稳定本公司股价的相关程序并实施相关措施。上述第20个收盘价低于本公司每股净资产的交易日为触发稳定股价措施日。”

而去年5月31日起至6月28日,上海银行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上海银行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触发上海银行稳定股价措施。故而该行去年7月6日发布了稳定股价措施。

2020年1月6日晚间该行发布公告称,公司稳定股价措施实施完成,实施期间(即自2019年7月6日至2020年1月5日),股东联和投资累计增持金额约为6亿元,股东上港集团累计增持金额约为12.55亿元,股东桑坦德银行累计增持金额约为4798万元。估算三方股东合计增持金额逾19亿元。返回大发5分排列5,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5分排列5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5分排列5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5分排列5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