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伤人事故的背后 是难以想象的痛苦

原标题:虎鲸伤人事故的背后 是难以想象的痛苦

传奇故事(四)

我的一生既是传奇,亦是悲剧。

我杀了三个人,可在我杀人之前,人类早已将我的灵魂杀死了,只残存一个躯壳。

人类称我为“家人”。

但他们却不会去绑架自己家人的小孩,更不会把孩子关在浴缸大的沉闷空间里数十年,通过剥削、繁殖、表演谋取暴利。

左:我的妈妈 右:我

在我还是个两岁大的孩子时,我就用庞大的躯体承托起灵魂的重量,和妈妈一起在3.6亿平方公里的辽阔海域家园自由跃动。

这一天,家园异常嘈杂。

定位仪滴答的响声、飞机快艇发动机的嘈杂声、驱赶炸弹的爆鸣声、人们的欢呼尖叫声混成一团,我和家族成员们被逼入海湾。

飞机在海域上空追捕我和家族成员们

家族的成年男士作好了随时被捕的打算,他们自愿充当诱饵,把捕鲸人引向死胡同。

妈妈和阿姨们带着我和其余的小伙伴下潜,逃向另一处海湾。

妈妈说:你要听话,否则就会被坏人抓走,最终牺牲。

两岁的我根本不明白牺牲是什么,只知道自己不想被抓走。

向来调皮的我紧紧跟在母亲后面,寸步不离。

可,我的妈妈骗了我。

这是她第一次骗我。

我被坏人抓到了。

有三位家族成员也被抓到了,可是已经死亡。

死亡者的肚子被人剖开,紧接着,人类把锚挂在同胞的尾巴上,还往死者的的肚子里塞了好多块大石头。

然后,同胞们就沉入海底,消失不见了。

我的家人们追着钢铁铸成的船哀嚎鸣叫,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拖到了岸上。

我被带到了离家园数万公里外的加拿大“太平洋海洋世界”。

虽然我有着11.5英尺(3.5米)长的庞大身躯,但我只有两岁,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我聪明,学习能力强,很快就成为海洋公园的明星,为海洋公园带来巨大的利益。

想看虎鲸的大人,喜爱动物的孩童,还有慕名而来想成为训练师的男男女女,络绎不绝。

这是一场狂欢,一场展现人与动物友好情谊的狂欢。

但事实呢?

我工作量极大,每天要表演8个场次,每次表演1个小时,一周表演7天,全年无休。

虽然我热心取悦观众,总为观众展现快乐的一面。

我卖力表演那么久,只是为了吃口饭而已。

但训练师总对我不满意,经常不给我吃饱饭。

训练师给的饭也不过只是鲑鱼、金枪鱼罢了。

可我在海洋里跟着妈妈吃的都是鲨鱼的肝脏、海豹,有时候还会吃自己同类的其它鲸鱼。

此外,他还对我采取了集体惩戒的训练法。

(我与年长者虎鲸接受训练)

他让我和几头训练有素的年长者虎鲸组成一队排练。

如果我做错,他就会惩罚我们做同样的行为。

如果我还是做不到,大家依旧跟着我受罚:剥夺食物,让我们挨饿。

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挫败感。

年长的虎鲸会联合起来攻击我,他们拿锋利的牙齿耙我。

我被孤立,大多数时候独自游荡。

我满身累累,可每天还有新的伤口出现。

被年长虎鲸用锋利的牙齿耙的伤口

更糟糕的是,为防止我被欺负,被咬伤,训练员也只能把我单独关养在更狭小的“浴缸”。

池子宽约6.08米,长9.12米。活动范围不及我在原自然栖息地的百万分之一大。

我在漆黑的、严重污染的浴缸大小般的监狱度过我大部分的时光。

更可笑的是,海洋馆的人们一直对外宣称:被圈养的鲸类是安全的、快乐的、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可事实并不是。

最明显的就是寿命大大缩减。

在海洋里,我的雌性同胞大约能活到100岁,甚至更长。

雄性同胞平均能活50—60岁。

但被圈养的虎鲸平均寿命只有30—35岁。

此外,我们虎鲸的背鳍是直立的。弯曲,意味着背鳍衰竭。

(左:野外虎鲸 右:我)

在野外,我们的背鳍衰竭概率小于1%,而圈养的虎鲸背鳍衰竭几率却是100%。

事情似乎迎来了转机。

在我10岁那年,也就是我被关押的第8个年头。

一位兼职驯养师失足跌进训练场,我和其余两位雌性虎鲸咬住驯养师的脚拖入水池来回甩,造成驯兽师溺水而亡。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

不是因为残暴,也不是因为疯狂,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我只是沮丧,只是不知所措,我渴求自由却总是找不到通向自由的路。

在我杀人之前,人类早已将我的灵魂杀死了,只残存一个躯壳。

我要么一整天一整天地在泳池里漫无目的地徘徊游荡,要么就待在一处角落,一动不动。

在表演池里一动不动的我(右)

海洋公园关门了,我被公开出售。

管理员们告诉我,我将被送到另外一个地方。

那里有更大的水池,会有更好的生活,会得到更好的照料,也有更好的食物,更精彩的生活等着我。

之后,我被卖到美国海洋世界繁育基地。

作为人工圈养的体型最大的成年雄性,等待我的是无休止地提取精子以繁衍后代。

我的后代基因图

海洋世界里54%的虎鲸,都有我的基因。

我共有21个孩子出生,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孩子。

在繁育基地,虽然我个头比雌性要大一倍,但我仍然被同类欺负。

雄性虎鲸是按照体型大小化分地位的高低的。

如果在海洋,没有任何生物可以欺负我。

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巨大的体型则成为了我致命的弱点。

在这里,我不能像其他小型的鲸鱼可以快速逃跑。

事实上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这根本没什么地方可去。

人们把我和其他几位雌性和幼崽放在一起,组成了所谓的幸福“家庭”,只是为了繁殖。

大部分的时间,我还是被孤立的。

我们来自不同的族群,我们有不同的基因,也使用不同的语言。

把我们放在一起只会引起虎鲸之间的杀戮和斗争。

这个由人工组成的假家庭,再次给我带来极大的伤害。

你能接受一辈子被关在混凝土建成的小鱼缸里,每天还要遭受同类的暴打吗?

我无法接受,但却不得不面对。

1999年 ,在我被关押的第16年。

一个喝酒的罪犯,逃过了海洋馆巡视人员,在晚上跑到了我的关押。

我将他反复击打,并咬掉了其生殖器,致使该罪犯严重毁容,全身多处受伤而死。

我原以为接二连三的杀人事件会给这些愚蠢的海洋管理者敲个警钟。

但死亡的血腥依旧唤醒不了人类,他们仍旧我行我素,重复着无知和暴力。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仍然需要表演、繁殖。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游客的兴奋,训练员自以为是的爱,海洋公园主管们的利益输入,又构造出一部以悲剧收场的狂欢。

在我被囚禁的第27年,也就是2010年,我第三次杀了人。

我把和我相处16年之久的女训练师的头皮剥下,并肢解、折断骨头,最后将她溺死。

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我们虎鲸真是名副其实的杀人鲸。

但,你错了。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关于海洋中的虎鲸在野外对人类造成伤害的记录

而全球有记录的海洋公园里虎鲸伤人事件,累计有七十多起。

第三次杀人后不到一年,我又被海洋馆逼着表演了。

我的命运早已被人类定格。

虽然我对残酷的生活做出无数次呐喊和控诉,但始终无法逃脱人类的牢笼。

我本是海洋之王,为何要在关押并折磨我33年的人类面前,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人类的的娱乐方式那么多,为什么非得看我流血流泪的残忍演出。

36岁时,被关押的第33年,我带着病痛去世了。

可真正让我死去的,是2岁时被人类捕捉的那一刻。

附:往期精彩回顾

传奇故事(一)

单亲妈妈的复仇之路:丈夫和两个孩子死后,我成为了女王……

传奇故事(二)

王者归来:所谓王朝更替,莫问凶吉,卧薪尝胆迎战,不枉来世一遭

传奇故事(三)

风中的女王:抛弃家人、只身流浪、历经万险成为女王的我,竟然这样死去

文/刘珊珊 审/任慧

资料来源:

纪录片《黑鲸 Blackfish》,2013-07-19,美国

纪录片《虎鲸猎杀教室 Orca Killing School 》,2009-11-27,英国返回大发5分排列5,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5分排列5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5分排列5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5分排列5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