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命”:摇摇欲坠的造车梦

原标题: 贾跃亭的“命”:摇摇欲坠的造车梦

[摘要] 国内外造车计划陷入双重阻滞。

文/时代财经 卢洁萍

法拉第未来的FF91 来源:法拉第未来官网

贾跃亭的造车梦阴霾渐重。11月29日,经国内多家媒体报道确认,因长期闲置未开发,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共花费约4.2亿元买下的位于浙江德清县莫干山的土地已被回收。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24日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rture,下简称“FF”)与互联网技术和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宣布建立合资公司时,法拉第未来就承诺将向合资企业提供专有技术以及土地使用权等。而这块土地,就是此次被回收的位于莫干山的生产基地。

另外,就在几天前的11月26日,贾跃亭曾在洛杉矶的债权人沟通会上向众赴美参会的债权人求情,希望各债权人同意其个人破产重组计划——“FF是我的生命。债务重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FF的生死,也决定了各位债权人的利益。”

不过,就目前FF债务缠身、量产时期难定、融资困境难解的状况来看,贾跃亭想要靠FF翻身的前景并不乐观。

与第九城市的合作或生变数

莫干山的这片土地曾被贾跃亭寄予厚望。

在2016年8月的LeEco&LeSEE——浙江超级汽车工厂项目启动仪式上,贾跃亭曾表示将和浙江省政府在莫干山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落地两个汽车项目,项目投资总额达200亿元,占地超4300亩,一期二期建成后,将实现40万辆总产能。同时,乐视与浙江省政府意向建设的汽车生态小镇也将落在莫干山下。

2016年12月,莫干山乐视汽车产业园宣布正式开工。浙江德清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显示,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为了建设汽车生态小镇,曾分别在2016年12月和2017年4月以2.8亿元和1.4亿元的成交价买下了位于浙江德清的两块土地。

乐视汽车曾于2016年和2017年购买位于浙江德清的两块土地 来源:浙江德清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

2017年,乐视资金链问题爆发,贾跃亭及乐视汽车高层团队远走美国,乐视生态汽车产业园的土地平整工作也于当年6月彻底停止。

在此次传出地块被收回后,浙江省德清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回应媒体称,收回的原因在于长期闲置未开发。

除了土地被收回,天眼查数据显示,11月25日,持有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20%股份的德清启航也已退出了此公司的股东行列。德清启航由湖州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资持股。

对于莫干山土地被收回一事,FF方面回应媒体称,FF公司因短期战略有所调整,重点专注FF91相关产品的研发与生产制造。

FF中国公司是主动与政府相关部门进行了友好协商,决定暂时放弃位于浙江省德清市的工业用地地块,主动向浙江省政府提出退还土地申请。

事实上,远走美国后,对于国内的造车计划,贾跃亭并没有放弃。在和恒大的合作停止后,今年3月24日,FF和第九城市签订了合作协议,宣布共建合资公司,以在中国投产销售豪华电动车。根据该合作协议,FF将向合资企业投入若干知识产权许可、位于浙江莫干山的土地使用权。而第九城市将向该合资企业出资6亿美元,各方将拥有该合资企业 50%的股权,并有权分享50%的利润。

然而,随着乐视汽车莫干山工厂土地的被收回,FF和第九城市的合作或将出现变数,其在中国造车销售的愿景也可能遭受阻滞。

FF债务重重,有的违约,有的即将到期

国内造车计划无奈暂停的同时,贾跃亭在美国的造车计划也陷入僵局。

危机来自于供应商,时代财经获得的一份面向贾跃亭债权人的保密文件《要约备忘录》透露,FF曾因现金困境涉入承包商和供应商的诉讼案。

文件显示,FF91车型包含2000多个外购零部件,这些外购零部件来自400多个供应商,其中很多都是目前FF的唯一供应商,FF对供应商的依赖程度相当大。

因此,为了换取供应商和承包商继续支付FF91的生产,今年4月29日,FF建立了供应商信托,以其资产为1.5亿美元的逾期应付账款作担保。

截至10月初,已有欠款总额约1.41亿美元的供应商同意参与供应商信托,一旦FF取得额外融资,供应商将立即恢复供应。FF计划将在2020年4月前付清应向供应商支付的所有款项。

然而,即使是目前的供应商信托也还无法清偿FF对所有供应商的逾期款项。虽然向FF提起诉讼程序的几大供应商已同意加入这一供应商信托,但截至10月初,未参与供应商信托的五名供应商提起的诉讼程序仍未解决。

文件表示,若供应商不参与或者退出供应商信托,FF将继续面临其供应链的不确定性,以及一贯存在的流动资金问题。

最为重要的是,若一些关键承包商和供应商终止与FF的合作,FF也未找到或者以可接受的条款找到替代方案,则FF可能无法及时生产FF91或者按计划推出FF81或其他电动汽车。

而除了对供应商的欠款,FF还存在着另外的巨额债务,并且在偿还其现有债务的能力上存在着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根据这份备忘录,截至2019年7月31日,FF的流动负债金额为7.343亿美元,关联方贷款人和第三方贷款人未偿还应付票据为4.021亿美元,并且其中一些票据已违约,还有其他票据将于2019年底到期。

另外,截至2018年12月31日,FF从第三方贷款人处获得的借款,年利率一般在8.99%-13%之间,若发生违约,利率可能还会提高。

事实上,长久以来,FF都在不时质押其美国境内资产,以担保公司截至10月初尚未偿清的一些借款。例如,根据2019年4月29日FF与美国银行、若干购买人以及作为代理人和担保代理人的Birch Lake签订的票据购买协议,其所有有形和无形资产基本已作为担保品质押。

若FF未能清偿借款,债权人决定采取强制执行措施,FF的经营可能因此中断,公司的业务、经营业绩、财务状况和未来前景会遭到重大不利影响。

除此之外,FF通过其自已产生的收入清偿未偿还债务和未来债务以及其他债务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电动汽车包括FF91和FF81的商业化情况和性能,但如前文所述,供应商恢复物料供应的条件之一是FF能够获得融资。

能否生产未定,盈亏未卜

除了物料的断供和巨额欠债外,到FF的主营业务电动汽车现今还面临着持续亏损、能否生产未定、盈利未定的现状。

这份备忘录透露,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法拉第的运营都面临营运资本短缺、可用资金和流动资金有限的问题。如果FF未能按计划结束股权融资,则其继续经营的能力将会存在疑问和不确定性。

在业绩方面,FF一直在亏损,且金额不小。根据文件,2018年以及截至2019年7月31日止的七个月中,FF分别净亏损4.778亿美元和1.031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累计赤字20.793亿美元,而截至2019年7月31日,FF累计亏损21.5 亿美元。

事实上,FF自创办以来每个季度都产生亏损,文件认为,至少在其大量交付FF91(预计要到2021年后,甚至更晚)之前,每个季度还将继续产生营业亏损和净亏损。目前FF还不能保证其产品能够获得商用上的成功,即使生产成功,也不保证能够盈利。

至于电动汽车的生产情况,至今FF都尚未启动任何车型的量产,也没有产生任何收入。而对于可盈利的规模开发、生产、营销、销售和交付对客户有吸引力的电动汽车的能力,FF也表示并不确定。

从过往法拉第电动汽车的生产情况来看,作为号称其首款量产车型的FF91也屡次跳票,至今未能量产。

除此之外,FF还表示为其电动汽车开发定制的锂离子电池还有着易燃、易冒烟和火花的缺陷,文件还称FF的汽车或其他电池组可能出现现场或测试故障。

另一方面,目前中美的汽车市场竞争相当激烈。很多新老汽车厂商,如奥迪、宝马、戴姆勒、通用、丰田和沃尔沃等都已进入或者有计划进入替代燃料车市场。

按照计划,FF量产FF91至少还需要两年,而在此之前,这些在财务、技术、生产等方面比FF好得多的大厂商很有可能就已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另外,截至2019年9月27日,FF包括研发、总务和管理职能部门、销售和营销职能部门的员工共404名,105名在休假。

流动资金极度短缺,融资困境难解

不管是从业绩、财务,还是从目前的管理及经营层面来看,FF都存在着不小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而现在FF最大的问题无疑是严重短缺的流动资金。截至2018年12月31日,FF拥有的现金和限制用途现金约为740万美元,营运资本赤字为5.791亿美元。根据文件,FF还需要再募资 1.53亿美元才能满足未来一年的预计营运资本和资本支出需求,才能支持其继续经营、继续研发、设计和交付 FF 91。

FF流动资金的主要来源一直是发行股份募集的现金,以及来自关联方和第三方的借款,但如前文所述,FF的很多债务都已违约或者即将到期,除非FF能够对这些债务成功获得展期、再融资或弃权,否则其将无法获得持续经营所需的充足流动资金。

而即使FF能够获得该等展期、再融资或弃权,FF也必须在2020年初完成B轮股权融资或类似融资,否则公司将再度面临影响其继续经营能力的财务困境。

根据计划,为了完成FF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工厂的建设、装备和改进,启动 FF91的生产和FF81的开发,FF需要在2020年1月之前通过发行B轮优先股募集8.5亿美元的资金。而由于FF有限的经营史和财务困境,其融资计划很有可能因此受阻。

文件透露,虽然截至10月初,FF与B轮股权融资的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蹉商,但还没有达成额外融资的承诺,不能保证是否提供融资、提供多少以及以何条款融资。

另外,考虑到FF当前状况,即使获得了融资,FF也很可能被迫接受承诺和约定更加严格的融资条款,而这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重大限制和不利影响。

若FF无法按计划完成股权融资,其可能需要以更高利率借款。而出于对公司偿债能力和继续经营能力的疑问和担忧,也可能给FF债权人、供应商、客户和其他对手方造成担忧,阻碍其正常经营以及以合理的条款筹措资金的能力,可能导致公司无法继续经营。

而如果不能在2020年4月前付清供应商信托中的欠款,汽车的供应物料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

不难看出,一个由高额债务、融资困境及生产停滞组成的循环结正摆在FF及贾跃亭面前。

在11月25日的债权人沟通会上,贾跃亭坦言“FF是我的命”。确实,为了偿还其个人债务,今年10月13日,贾跃亭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以美国法院认可的全部个人资产设立偿债信托,将其所持有的FF股份装入其中,债权人根据其所持有的债务金额,置换为相应的信托份额资产。

简单来说,就是一旦贾跃亭的债权人同意其破产重组方案,债权人的利益将转至FF,与FF的未来挂钩。不过考虑到目前FF的财务和债务状况及其他情况,已经有部分债权人公开反对其破产重组计划。

比如其债权人之一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Chris Cogburn,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并不支持贾跃亭的计划,这个提议实际上就是要求债权人将他们对贾跃亭的所得转换成未来几年FF未来可能带来的受益。贾跃亭要求债权人去赌一家现在还几乎不存在的公司以后可以成功,如果FF未来发展最终失败了,那么债权人将什么都得不到。”返回大发5分排列5,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5分排列5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5分排列5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5分排列5热点
今日推荐